分类
关于零点差的外汇经纪商

独角兽企业如何判断IPO是正确的战略选择

汽车K线 2018-05-22 08:55 发文

独角兽企业如何判断IPO是正确的战略选择

初创企业是经济增长的重要动力,不但能够刺激新的就业,催化技术进步,也是财富投资管理的重要工具(Gompers and Lerner,2001;Samila and 独角兽企业如何判断IPO是正确的战略选择 Sorenson,2011;Chemmanur 独角兽企业如何判断IPO是正确的战略选择 and Loutskina and Tian,2014;Wiens and Jackson,2015;Sparshott,2016)。随着近十年来全球经济增长动能趋缓,初创企业被寄予厚望——美国连续通过了《创新法案》、《技术转移商业化方案》、《美国小型企业法》,成立了联邦小企业管理局(SBA)、小企业发展中心(SBDC)专门支持创新创业。而我国十三五期间,激励创新创业活力成为了国家战略,十九大报告更是强调创新驱动发展战略。

初创型企业估值不断提升是近年来的一大特殊现象(Scott, 2016)。从被资本追逐的头部初创公司,也就是俗称的“独角兽企业如何判断IPO是正确的战略选择 独角兽企业”来看,近年来也呈现出井喷的趋势:根据Cowboy Ventures(2013)的测算,2003-2013年期间,只有0.07%的初创企业,即1538家企业中仅有一家可以成长为独角兽企业。截止2013年,全球一共出现50家独角兽企业。而2014年之后,独角兽企业数目一路狂飙,截至2017年10月,全球已经有300多家独角兽企业。正像Griffith and Primack(2015)文章中指出的,全球独角兽随处可见。Unicorns seem to be everywhere。

但是独角兽企业的成长机制及估值研究,对于未来的企业发展模式、增长驱动力,以及私募基金投资、资本市场估值都具有重要的前瞻性影响(Brown and Wiles,2015;CB Insights,2015)。由于现象太新,没有集成的数据,也缺乏广泛接受的理论基础等原因,这个领域的研究在学术界还处于几乎空白的阶段。

本文手动整理美国CrunchBase和CB Insights初创企业数据库、中国ITJuzi和启信宝等初创企业数据库,用上市企业数据库Capital IQ、Bloomberg、Wind做后续估值信息补充,最后通过网络搜索完善缺失变量,形成了截至2017年10月最为完整的中美独角兽数据库。[1]这一数据库包含大量微观层面的信息,比如独角兽企业的成立时间、细分行业、成为独角兽的时间、是否在后续上市、最新估值情况、以及企业商业模式等等变量,为对独角兽企业微观层面的量化研究提供了扎实的数据基础。

首先,技术创新为初创企业提供突破性快速增长机会。技术创新加速新企业诞生,形成正反馈效应,让资本和劳动力向采用创新技术的企业聚集,为企业提供突破性快速成长的机会(Jensen, Webster and Buddelmeyer,2008;Kogan and Papanikolaou,2010)Kogan, Papanikolaou, Seru and Stoffman,2017)。

其二,宏观融资环境的日渐宽松刺激了初创企业估值快速升高。2008年后全球融资环境日渐宽松,融资成本下降,融资渠道增多。VC、PE机构拥有大量资本供给。资本的竞相追逐,使得为数不多的高潜力初创公司估值不断提升(Gompers and Lerner,2000;Samila and Sorenson,2011;Brown and Wiles,2015;Chernenko, Lerner and Zeng,2017)。

其三,平台模式推动初创企业的高增长,带来估值提升。随着互联网基础设施建设的完善,采用平台型商业模式的企业具备聚集以及网络效应优势,能够快速俘获高增长机会(Ritter and Gemünden,2003;Dyer and Hatch,2006)。

根据以上讨论,我们用技术进步情况、技术创新情况、企业所在行业是否属于突破性技术创新来刻画技术进步的影响;用融资成本、资本供给来刻画融资市场环境;用独角兽企业是否属于平台型企业这一虚拟变量来刻画该企业的商业模式(Boulton, Smart and Zutter,2016)。

尽管业界和媒体关于独角兽企业的曝光和讨论很多,培育高增速初创企业甚至成为了多国国家层面的战略目标,但是由于数据缺乏,关于独角兽企业的严肃学术研究非常少。在为数不多的文献中,Zörgiebel(2016)发现独角兽企业在融资前的媒体曝光度对其估值具有显著影响。Brown and Wiles (2015)定性分析指出,包括独角兽融资在内的私募IPO市场(Private IPOs, or PIPOs )之所以迅速长大,源于需求(上市公司面临强监管、PE帮助公司改进运营)和供给(低利率环境、市场对PE的接受度提高)两方面因素。

首先,技术进步及创新带来的增长潜力,对于企业估值增长具有重要影响。从业界观察来看,每一波大型技术革新浪潮都会产生一个或者更多独角兽企业(Lee,2015)。而从学术角度,Jensen, Webster and Buddelmeyer(2008)发现技术创新是新公司的机会,特别是在产生突破性创新的领域。相比在位公司,新公司在越不确定、创新度越高的情况下更容易成长壮大。Kogan 独角兽企业如何判断IPO是正确的战略选择 and Papanikolaou(2010)发现对特定生产技术冲击敏感度越高的公司,有更大的增长机会。Kogan, Papanikolaou, Seru and Stoffman(2017)发现技术创新无论在公司层面还是行业层面都能增加生产效率,产生外溢(positive spillover)和商业模仿行为,并且形成正反馈效应——资本和劳动力会向采用创新技术的企业聚集。

其次,融资环境对于早期企业的估值非常重要。当初创企业的资产大多是人力资本、无形资产时,拿到外部融资是这些企业成长、估值增长起来很关键的一步(Hsu,2004;Bernstein, Korteweg and Laws,2017)。融资到底对初创企业成长有什么影响?Samila and Sorenson(2011)控制了内生性因素,发现VC资本供给增加直接导致了初创企业数量大量增加。大量文献证实了早期融资与初创企业成功之间的因果关系(Sorensen,2007;Kerr, Lerner and Schoar,2011)。从初创企业的估值来看,流入VC、PE机构的资本对于这些机构投资标的公司的估值影响很大,资本的竞相追逐,使得为数不多的高潜力初创公司估值不断提升(Gompers and Lerner,2000)。特别地,近年来融资环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特别是金融危机后,各国真实利率大幅降低(Fischer,2017),新型加杠杆、高收益财富管理工具受到人们的热捧(Bernanke, 2013)。一方面,融资成本的下降刺激着资本向独角兽企业聚集。Brown and Wiles(2015)认为2008年12月以来,美联储将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定在0至0.25%之间,非常有效地降低了很多标准金融资产的收益率,让机构和私人投资者向地产、创投、私募聚集,光是私募市场就在几年间充斥了万亿美元资金。另一方面,融资渠道的丰富也助推资本投向独角兽,比如近年来传统公募基金甚至比VC创投对独角兽企业,特别是热门行业独角兽的后几轮融资更感兴趣(Chernenko, Lerner and Zeng,2017),公募基金对独角兽提供更稳定资金,也通过订立合约对创业者给予更多间接激励。

再次,在数字经济时代,随着互联网基础设施建设的完善,采用平台型商业模式的企业具备聚集以及网络效应优势,能够快速俘获高增长机会(Ritter and Gemünden,2003;Dyer and Hatch,2006)。根据McKinsey(2014)的调研,全球软件以及线上服务公司的成长速度最快,前者得益于技术的快速更迭,后者得益于商业模式,特别是平台型商业模式的兴起。为什么平台型商业模式能够带来较大增长潜力?因为平台具备聚集(cluster)以及网络效应(network effect)带来的优势。2000年以前,学者们从实际地理位置上的靠近来谈聚集效应的优势,Porter(1998)认为聚集能形成相对比较优势,能够提高生产效率、企业成长速度以及提高就业率。随着工业企业的聚集,充分的内部交流以及经济个体单元之间的共同工作能够促进产品/生产创新,以及销售市场的扩大(Feldman,2000)。而当今的平台是在虚拟概念上聚集个体以及生产要素,享有以上甚至更广意义的比较优势。过往研究还表明,与消费者、供给者、研发机构、竞争者网络关系越密切,越有可能在网络中创造信息价值(Barney,1991),越可能成功,实现高速增长(Ritter and Gemünden,2003;Dyer and 独角兽企业如何判断IPO是正确的战略选择 Hatch,2006)。

本文样本包括2017年10月份之前,达到过(或者曾经达到过)独角兽级别的非上市企业(或者曾经是非上市企业),样本包括美国和中国公司。本文主要从以下四个渠道手动收集整理数据:(1)美国初创企业数据库CrunchBase和CB Insights;(2)中国初创企业数据库ITJuzi和启信宝;(3)美国上市企业数据库Capital IQ以及Bloomberg;(4)中国上市企业数据库Wind和Bloomberg。对于少部分数据库中的缺失变量,本文通过公开网络资料整理补充。在下述基础变量可得性的基础上,我们手工收集了273家独角兽企业,其中107家来自中国,166家来自美国。需要注意的是,一些有名的公司并不属于独角兽,主要是因为它们上市前和被收购前的估值并没有达到10亿美元级别,例如腾讯、百度和亚马逊等。

每一条数据记录包括以下基本变量:(a)独角兽企业名称Name;(b)独角兽企业成立日期(精确到月度)FoundDate;(c)初创企业达到独角兽日期(精确到月度)HitUniDate;(d)独角兽企业最新估值Valuation:对于已经上市的、曾经是独角兽的企业,采用其2017年10月16日当天市值;对于未上市的、已经被收购的企业,采用它的收购价格;对于未上市的、未被收购的企业,采用它最新一轮融资的投后估值;(e)行业分类Industry,根据CB Insights行业分类详细划分;(f)商业模式BizModel,我们将企业按商业模式划分为平台型与非平台型商业模式,平台型企业是指撮合交易的信息中介,具备集聚效应及网络效应,通过有效地撮合、配对来提高效率。参考Evans and Gawer(2016)对于平台型企业定义,我们把通过网络平台搭建的信息中介,且平台上的内容提供个体(不包括自身在内)大于1000,内容购买个体大于1000的商业模式,定义为平台型商业模式。典型的采用平台型商业模式的企业包括:滴滴打车、领英、Netflix、苹果、阿里巴巴等。

获批IPO,进军海外,“独角兽”宁德时代为何仍旧焦虑?

汽车K线 2018-05-22 08:55 发文

  • 1 预警:7月汽车销量或大跌超30%,新能源汽车价格战小鹏先降价
  • 2 国货崛起,比亚迪上半年狂卖64万辆,背后到底动了谁的“蛋糕”?
  • 3 2022上半年车型销量点评:DM-i搅局下半年销冠或将易主
  • 4 广汽菲克解散 中国车市送走了又一个“裸泳者”
  • 5 大众突然换帅,电动智能化迎来新变数?自研系统不如苹果香
  • 6 一把大火,烧出了锂电池的去路

举报文章问题

举报评论问题

我们的网站:人工智能网 | 独角兽企业如何判断IPO是正确的战略选择 物联网 | 医疗科技网 | 机器人网 独角兽企业如何判断IPO是正确的战略选择 | 激光网 | 电子工程网 | 锂电网 | 太阳能光伏网 | 光通讯网 | 半导体照明网 | 智能制造网 | 工控网 | 氢能网 | 安防网 | 智能家居网 | 智慧城市网 | 新能源汽车网 | 智能汽车网 | 显示网 | 可穿戴设备网 | 智慧海洋网 | 云计算网 | 智能硬件网 | 新材料网 | 通信网 | 储能网 | 3D打印网 | 传感器网 | 环保网 | 仪器仪表网 | VR 网 | 风电网 | 智能电网 | 电力网 | 照明网 | 电源网 | 光学网 | PCB网 | 人才网 | 商城 | 外贸网 | 培训网| 工采网
客服热线:4009962228 客服传真:+86-755-83279008
粤ICP备06087881号 Copyright © 2022 , All Rights Reserved.
中文版权所有-OFweek维科网(高科技行业门户)网站所有图片、文字未经许可不得拷贝、复制。

独角兽企业如何判断IPO是正确的战略选择

中国独角兽未来如何发展?

我们发现了这些趋势:

独角兽都来自哪些领域?

汽车交通领域成独角兽“热土”

独角兽的2020 冲刺IPO

上半年53家独角兽获融资

独角兽上市步伐加速

2020年已有8家F轮-上市前融资

半数独角兽背后有互联网巨头身影

阿里、腾讯、百度、京东,谁是独角兽捕手?

朱珠认为,互联网巨头布局其生态和拓宽赛道是移动互联网发展到成熟阶段的必然,从海外看,头部企业具备资金、资源、跨国、试错成本空间等各类优势;从市场格局、用户习惯、成本等各维度看,中国独角兽企业获得BATJ的投资是市场发展的必然趋势。 朱珠认为,目前字节跳动还未明确站队,也是基于创始人的初心及其具备独立开辟一条产业链的能力。在千亿美元市值的支撑下,选择在 2019年加码外延,也是一种生存发展方式。我们之前也指出,字节跳动践行自身业务的补足与垂直细分的探索,所以独角兽之所以叫独角兽,也是因为还不够资本资源支撑其成为巨头。在发展中,若获得巨头的投资,也是一种生存发展的选择。一句话,没有一条路是好走的,就看自己愿意选择哪一条走。

哈佛商业评论

组织建立新的核心能力,需要几年的时间。因此组织要做的是看到五年之后客户真正的需求,并且围绕这样的需求去建立核心竞争力。 531正是这样的一个战略闭环,它以客户未来的需求为中心,每5年通过3个步骤对组织的核心能力进行重塑,以始为终,不断满足客户新的需求。“当核心竞争力建立起来之后,组织会在几年之后与客户在未来的需求那里会师,这个组织就是未来的赢家。满足客户今天的需求不难,但是发现客户未来的需求,并且坚定着围绕它去建立组织的能力是很困难的。但是只要坚持‘531’,我认为组织的重塑或者说组织的永生是有希望的。” 唐宁对此评论道。